这是隐居乡里的第十个乡村改造项目,记录并剖析了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8年始,在袈蓝公社的引荐下,NETVAN用为时一年的时间,跟拍隐居乡里数个院落,采访参与其中的不同角色,拍摄出这部《家春秋》。记录下一座座院落的四季流转,一群人的探索前行,以及一种情感的复归与重生……

编者按:

青籽树,是隐居乡里运营的第八个项目,由河北佰盛集团开发,位于河北顺平县一个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顺利村,有8个古宅改造的小院,近日正式开门迎客。

2019年8月,楼房沟精品民宿正式开门迎客。

比起隐于城市的现代化建筑民宿,隐居乡里旗下的民宿,我们更愿意称之为“院子”,它们自山野的土壤里长出,也更加融于乡村,汲取了乡野的自然优势,又在后期改造修缮中保证了居住休闲的舒适度。

像隐居乡里其他的小院一样,青籽树沿袭民宿的自然、历史特点、设计理念,又很好地释放了建造者的情怀。外部保留原有农舍建筑及院落围合的外观,内部北欧风格装修,舒适和自然结合,追求有品质的极简,既有格调又能满足现代都市人对居住舒适度的需求,与自然共生的住宿体验更能最贴近生活本源。

这是隐居乡里的第十个乡村改造项目,也是他们落脚陕西的第一步。这片秦岭南麓的古旧村落,能否像此前的项目一样获得口碑与效益双丰收,仍需时间验证;但对于其创始人陈长春来说,这次尝试也意味着回归。

NETVAN ·
互联网大篷车是一个为期十年的公益项目,秉承“行走·记录·见证”的原则,它们专注于记录互联网时代下的奋斗者及产业经济变迁,本次,NETVAN探访隐居乡里·麻麻花的山坡,与创始人陈长春面对面倾谈,并以独到的视角和详实的笔触,记录并剖析了“民宿”产业的发展变化及未来……

▲保留有农舍原有的门楼结构和外观肌理

陈长春是陕西人,同时,也是离开陕西的人。考取大学、入伍从军、创办旅行网站、深耕乡建领域、做民宿……离去与归来,是陈长春以及许许多多的游子面临的抉择。

一个寻常的休息日早晨,阳光一如既往地明媚。

▲改造前的院落

秦岭深处的楼房沟

你踩着上了年纪的木地板来到大厅,在靠近玻璃墙的餐桌旁坐下,管家准备的早餐简单又可口,软糯的南瓜、清香的玉米、嚼劲十足的馒头,还有一碗热腾又暖心的小米粥。如果你愿意,还可以在饭后和院里那只慵懒的花狸猫一起,眯眼、晒太阳、发呆…

▲改造后的院落

在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的博弈中,二者力量悬殊显而易见,和金钱、资源、梦想、机遇相比,回忆与情感则显得缥缈了许多。于是,伤感过后,我们多半还是会把乡愁装进行囊,奔赴奋斗的城市。当机器轰鸣唤醒每一个清晨时,总有古村、旧人消失在日落时分……

民宿,近两年可以入选Top 10的年度热词。

青籽树的名字取自村里那棵200多岁的古树,据称,这棵百年繁茂的古树,每年只开一半繁花,次年再开另一半。

如果,故乡有了向往的一切,你会选择留下来吗?

从中央1号文件提出建设“田园综合体”,到刘涛、王珂夫妇领衔的慢综艺《亲爱的客栈》热播,再到国家旅游局发布《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首次以官方姿态大力鼓励民宿产业发展…这个舶来词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瞩目。

▲见证村落变迁的百年青杍树

陈长春和隐居乡里所做的,正是把上文的“如果”变成现实。他们通过小小的院子,让村里人在家门口赚到更多钱,让城里人更愉快地接受乡村新型生活方式,促进产业转型,实现城乡之间实现正向互动,从而摸索出乡村振兴的另一种方式。

政策红利加身、市场需求提升、行业热度激增,诸多有利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是大量资本涌入、民宿数量井喷、行业标准渐趋规范。据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18年上半年国内共有民宿20余万家,而这项统计在2016年年末还只有区区5万家。

青籽树是由河北佰盛集团开发、隐居乡里运营的高端精品民宿,隶属于河北佰盛集团打造的稻香山谷田园综合体项目内的共生式乡村运营板块,隐居乡里负责其中的民宿运营以及乡村软件建设,佰盛负责投资操盘整体项目以及周边旅游资源开发等。目前该项目是保定市第二届旅发大会重点观摩项目,是雄安新区的亮眼“名片”。

01 隐居乡里,最好的商业与情怀

作为旧乡愁与新乡土结合产物的它们,是游客眼中有温度的住宿、是另一种美好生活,承载着无数人的隐居梦,也为不敢逃离北上广的人们构建了一个理想国。

▲舒适温馨的内部环境

比起民宿,陈长春更愿意把隐居乡里旗下的项目称为“院子”。

与驻扎于城市的现代主义民宿,所传递出的精致理念有所不同,隐居乡里和它的创始人陈长春可谓将“土味”进行到底。

▲干净敞亮的卫生间

陈长春接受NETVAN采访

如果说,城市楼宇间的民宿是用人文元素重建国人文化上的故乡,那么陈长春带领的乡野小院,则是用带着泥土气息的诚意,呼唤人们回归乡村这座精神上的故园,他们如太极般矛盾而和谐,共同组成了中国人丰满的精神世界。

除了青杍树民宿项目,未来,隐居乡里与佰盛集团联手还将陆续推出鸡窝咖啡、稻田餐厅等充分融合田园气息的休闲消费场所,另外附近由佰盛集团提档升级后的景区三妙峰,华北第一洞漂,媳妇岭,傣家楼,集装箱美食盒子等,也将面向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高端客群提供全方位旅游休闲服务,打造成京津冀区域乃至国内有高度、有影响力的国际田园休闲度假区。

70年代出生的陈长春,见证了乡村昔日的美好,也同样目睹了日后的衰败。“我小时候乡村基本是原生态的,可能过了5到10年也没有任何变化,每年夏天都会有知了叫,每年冬天会看到冰雪,门口的老槐树一直就是那个样子”。

◆◆◆

▲稻田日出,金撒大地

然而,在随后的二十年中,变化纷纷袭来,让人措手不及:青壮年外出务工、田园荒芜、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城市在发展和繁荣的同时,它在一步步凋敝、衰落,家园荒芜、满目疮痍的感觉。”

隐居乡里

村里有古树,有千亩稻田,值得一提的是稻田中央的稻田餐厅,目前尚属华北最大,是结合中国的农耕文化、稻作文化,以稻田为主体景观的美食艺术空间。未来,在这个稻田平台上,还可以做各种活动,稻田餐会、稻田舞台、稻田剧场,稻田婚礼等。

浪漫又务实,是陈长春性格中对立又和谐的部分。他心中涌动着想要为乡村做些事情的激情,却更清楚仅靠情怀无法实现田园牧歌梦

将对乡野的全部理想,装进一座院子

▲稻田餐厅,享受田间自然的美好

彼时的乡村旅游,正处在尴尬的转型期——农民自发经营的农家乐简单粗糙,远不能满足城里人消费升级的需求。他敏锐地瞄准供给与需求的矛盾,“让城里人充分能够体验到田园生活气息,又能感受到城市里的便捷度和卫生度。”

出了北京城向西南,上张涿高速,不远便是太行山与燕山交界处。

▲稻田旁边的鸡窝咖啡馆,野奢而惬意

在这种理念的引导下,隐居乡里的第一个项目山楂小院诞生。朴实的房屋、地道的乡间食物、烟火气与轻奢感并存的体验让它备受好评,甚至有顾客调侃“永远订不上的山楂小院”……以此为出发点,隐居乡里先后打造了先生的院子、麻麻花的山坡、姥姥家、桃叶谷、青籽树等百余个院子。

一路上,明晃晃的太阳、爽利利的蓝天、道路旁半尺高的杂草和肆意生长的无名野花,都散发出一种蓬勃的生命力与质朴之美,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下来,不禁让人感觉心胸疏阔、豁然开朗。

三妙峰景区,可以说是顺利村的“后花园”,走路2分钟距离,成为了当地人和周边游客的观光胜地。此外,距离村落5公里外,还有目前华北地区唯一的山洞漂流:华北第一洞漂。

不考虑商业的乡建只是设计的狂欢,隐居乡里的这一波操作投入较少、收益快、可复制性强,将简单场景演绎出无限可能,堪称业内标杆。若深入挖掘,便会感悟到爆红背后是一系列严丝合缝的商业逻辑:通过优质的运营与管理体系,盘活乡村闲置资产,形成利益共同体,让置身其间的每个人有利可图又不唯利是图。

这也是此行目的地、隐居乡里旗下的民宿项目“麻麻花的山坡”带给NETVAN最初的惊喜。

▲华北第一洞漂

这一切,也可以用十个字概括——共生模式与在地化运营

这家因当地山野间特有的调味品“麻麻花”而得名的农家院,是近两年京郊休闲游的好去处,每逢节假日常常一房难求。

青籽树是稻香山谷田园综合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通过老宅改造,带动当地旅游经济的持续有效发展。“我们投入管理运营,佰盛集团投入资金,当地村合作社投入闲置农宅,用提档升级后的精品民宿服务,盘活乡村闲置资源,收益与当地老百姓合作分成,是一种新型村企合作的共生模式。”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认为,优秀的管理经验与运营方法,能够把乡村闲置农宅、农副产品、文化生活等显性资产与隐性资产全部盘活,通过北方民宿学院的高密度培训,提升当地村名的服务能力,同时兼顾了运营者、当地村民、投资商三方的利益,打造可以在乡村迅速复制的乡村度假模式。

02 在山川、溪流与清风中,回归教育本真

探路乡村的另一种方式

▲媳妇岭俯瞰整个神南镇

作家阎连科曾说,“城市是乡村的向往,乡村是城市的营养”。他离开河南乡下多年,笔下却依稀会流露出关于故乡的点滴:可以游泳和洗菜的池塘、爬满牵牛花的篱笆、弯曲的山间小路、劳作的农民……老一辈眼中的日常,是年轻人珍贵的回忆,更是小朋友眼中全然陌生的世界。

2018年7月31日,新华社对麻麻花的山坡进行了定点报道,精准的设计改建让一栋栋30年房龄的农家院变为诗意栖居、让乡村脱贫、让村民收益,瞬间收获10万+阅读量和数千点赞,还在评论区勾起无数人的乡愁与共鸣。

▲霞光倾泻在唐河湾

从这个角度出发,应该就能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隐居乡里的用户画像中,亲子家庭是占比最高的一部分。

保定南峪村,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落魄”村庄,以高调的姿态在网络上引发一大波热议。

隐居乡里,从2015年开始,在北京延庆、房山到河北涞水,已陆续改造运营了山楂小院、云上石屋、桃叶谷、姥姥家、先生的院子、麻麻花的山坡等多个项目的60个精品农家小院,创造流水超过2000万元,解决当地劳动就业逾200人,当地农民平均综合收入翻两番。其中,隐居乡里的管家,大多是村里四五十岁的妇女,在家门口就业的她们拥有体面、稳定的工作,且收入十分可观。

“其实乡村和自然是唤醒人性最好的区域,尤其是孩子,孩子到我们田野里面,他天然的快乐,不需要给他蹦床、滑梯,他看看蝴蝶、看看毛毛虫就很开心,他掰个玉米就很开心,他去玩水、扬沙子、赶羊就很开心,玩一天都不会觉得累。”

然而,阅历丰富的村民都记得,这并不是南峪村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只是此前的事情想起来总是让人有些百感交集。

▲在小院里惬意的下午茶时光

亲近自然、感受一花一草的智慧、在“没有围栏的学校”中肆意奔跑,或许就是弥补现行教育短板最有效的办法。陈长春注意到了这一点,在院子中有意融入教育元素,“宫崎骏的夏天”和“爸爸去哪儿玩”就是新鲜的尝试,前来体验的孩子们在欢声笑语中训练生活技能。
未来,隐居乡里还会和一些专业教育机构联合,依托现有底版,探索有机农场、短期的夏令营和农业教育,围绕小院客流实现边际价值的挖掘,形成在地化的运营服务体系。

1999年,央视《西游记》续集剧组来村里取景,杨洁导演相中的正是拒马河上那一座简陋的土木桥——当径流量足够大时,滚滚流水从桥上长驱直下,四人一马踏着水流走过,便是对“跋山涉水”四字最过瘾的阐释。鲜为人知的是,这座出现在千家万户屏幕上的土木桥,曾是南峪人心中难言的痛。

▲正在培训中的小院管家

听起来,这和近几年兴起的“田园综合体”概念很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西游记》续集中简陋的土木桥与今天的桥

截至2018年8月底,隐居乡里成立两年半已累计接待8万余人次。年底还会在河北昌黎、北京怀柔喇叭沟门、河北承德、成都青白江、陕西留坝、贵州习水等地落地新的项目,预计届时投入运营的村落将超过12个,精品度假小院将达120多家。

用陈长春的话说,就是“由我们这些小院,慢慢依托一个村庄发展成一个田园综合体,而这个田园综合体它是长出来的,一点点克服掉乡村所有不利的因素,吸收有利因素,然后成长为一个越来越大,越来越有趣的利益共同体和娱乐综合体。”

这座土木桥是南峪村通往外界的主要通道。因担心被水冲毁,每到汛期就要拆掉,没了桥,走到隔河相望的野三坡景区就要爬山绕行10多里路,等到10月末重新把桥搭上时,旅游旺季早已结束。苦于这道天然屏障,明明依山傍水、自然条件良好的南峪村,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围邻居依靠第三产业发家致富。

作为一种依托互联网、通过共生模式与在地化运营构建的乡村建设实验,隐居乡里用民宿这一个微小产业落地模型打开了乡村另一种生长方式,未来还要围绕民宿的衍生消费链条,激活更多乡村的原生资源,通过孵化强大的中国乡村集体经济,让进入乡村的资本与运营商和当地村民都实现合理分工与合理获益。在国家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实现乡村振兴的今天,这是一种极具创造性与可持续性的乡村建设模式。

03 还乡,不再是遥远的乌托邦

也是这一年,段春亭当选南峪村党支部书记。他是改革开放后“下海”的第一批人,脑子快、眼界宽,是乡亲们眼中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的不二人选。他甫一上任便组织大家修桥修路,“当时没钱,只是修水泥路,一年修上几百米,到2012年才修成普通的水泥路。”

隐居乡里“青籽树”民宿

4月,我们拍摄结束离开延庆时正值花开,陈长春在朋友圈发下这样的句子:

道路修好后,村民们心中的希望冉冉升起,他们期待着旅游季快快到来,期盼着像邻村一样靠第三产业致富。不幸的是,在游客到来前,一场多年罕见的暴雨灾害,让多年的辛苦付诸东流。

目前共开放有6个院落

他所说的“冲动”,还可以有个别名,叫作“信念”。

“721咱们也是重灾区,村里的水泥路全都被冲毁了,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痛苦,但我想把这种灾难变成发展的动力。当时首都高速在修建中,南峪村也是一个高速出口,我们要借这个出口优势发展乡村旅游”,提起当年,段春亭感慨万千。

预订电话:13810025831

我们对浪漫的想象何其美好,然而实际操作中的甘苦百味,只有亲历者才知晓。

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艰难且崎岖,他带领老乡们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前进着,跌跌撞撞却无比坚定。

或添加微信咨询

在此处,或是在别处,不过是一种选择,带着外来者的目光,找到乡村与现代人生活的联结点,让乡村重新贴近人的情感,或许是重塑乡村精神价值的必经之路。

南峪村党支部书记段春亭接受NETVAN采访

“我第一天到村里去的时候,村委会的一个大姐说,今天你们来了真幸运,我们有肉吃,今天我们炖的大排骨。”

苦心人,天不负。2014年11月,段春亭终于等来了属于南峪村的机遇。

“对我的好处就是年纪也大了,原先是个打工的,现在打工没力气了,干这个比打工划算。”

当时,三星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启动“美丽乡村—分享村庄”项目,目标选定两个贫困村,各投入1500万元,开展为期3年的产业扶贫。项目落址要在多个贫困村中层层叠叠筛选,还有严格的申报与答辩环节,他“拿着申奥的劲头去做”,最终为南峪村争取到了这个项目。经过一系列考察、分析与对比后,村委会最终做出了定位——盘活闲置资源,发展高端民宿,让沉睡的乡村实现价值最大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